? 高考志愿填报该听谁的?小心白交了“智商税”_蜘蛛资讯网 乐动体育资讯,乐动体育官方下载,乐动官方网址
首页 > 调查 > 正文

脱颖而出

高考志愿填报该听谁的?小心白交了“智商税”

????

  《红周刊》见习作者 柳川

  作为国内首家RFID行业上市公司,在度过初期辉煌后,2015年以来的四期年报有三期扣非后利润出现亏损,究其原因,或与大股东利用手中控股权反复蚕食上市公司利益相关,近几年的几次股权交易的种种异常,无不彰显大股东在资本运作上的不规范和不节制。

  6月12日,远望谷发布了《转让子公司昆山远望谷股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拟作价21312.79万元将全资子公司昆山远望谷物联网产业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山远望谷)100%股权转让给深圳市远望谷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望谷集团)。

  对于本次交易,远望谷表示转让昆山远望谷100%股权,将实现非主业的剥离,有利于增强资产的流动性,改善公司现金流状况,以此远望谷集团和上市公司共克时艰。

  那么,远望谷集团的本次收购,真的是与上市公司共克时艰吗?还是其交易背后存在其他目的?

  6月28日,远望谷将举行临时股东大会审议上述收购,就该收购案进行审议。

  拟转让的厂房价格网上报价远高于评估价

  对于昆山远望谷资产,国众联资产评估土地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众联)在资产评估报告中表示,昆山远望谷资产总额账面价值22432.77万元,评估至36297.65万元,增值率61.81%,负债总额账面价值15312.11万元,评估值14984.86万元,净资产评估值21312.79万元。本次评估采用的是资产基础评估法,评估基准日为2018年12月31日,评估报告的有效期为一年。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在国众联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中,昆山远望谷流动资产账面价值12828.59万元,评估价值18942.03万元,增值6113.44万元,增值率47.65%。评估报告显示,流动资产主要体现为存货,账面价值为10437.37万元。

  存货之一为“昆山远望谷物联网产业园”项目及“周庄冷家湾二号商业地块”项目的待开发出售用地。“昆山远望谷物联网产业园”项目待开发出售用地面积35558.63平米,账面价值1298.64万元,按照1.5的容积率,折合243.47元/平米;“周庄冷家湾二号商业地块”项目待开发出售用地面积46666.69平米,占所在宗地面积的比例为70%,账面价值3416.4万元,按照1.5的容积率,折合488.06元/平米。

  产成品为昆山远望谷物联网产业园一期剩余未销售及已售未结转的14栋工业厂房,建筑面积共计27025.77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2628.12~2639.69平方米的工业厂房9栋,658.34平方米的工业厂房5栋。1栋建筑面积2639.69平方米厂房为未售状态,其余13栋均为已售未结转状态。2628.12~2639.69平方米的工业厂房账面价值最小的为556.21万元,最大的为567.75万元;658.34平方米的厂房账面价值138.56万元到138.63万元不等。14栋厂房账面价值总计5722.33万元。

  若按照前述流动资产整体47.65%的增值率测算,1栋建筑面积2628.12~2639.69平方米厂房评估价最高为838.29万元,最低为821.24万元。然而《红周刊》记者进行资料梳理时发现,昆山远望谷的厂房正在“58同城”上以1500万元/栋的价格被出售。

  网页内容显示,“出售周庄独栋厂房,面积600平到2600平开发商直售”、“售价为1500万元,面积2632平方米,首付3成起、昆山远望谷物联网产业园有限公司”的字样,网页上展示了二张厂房实景图片,一张规划图和一张区位图。在接下来的描述中写着,“远望谷物联网产业园区二期加推,6万方高标准独立产权厂房,招商中!”的字样。

  《红周刊》记者以客户的身份拨打了页面上留下的联系电话,接听电话的人在电话中明确表示,自己为昆山物联网产业园有限公司招商部的员工。电话沟通中,该员工表示,出售的厂房最小面积是659平方米,最大的差不多在2700平方米左右,现在销售的是期房,预计明年年底交房,单价是6500元/平方米到6800元/平方米左右,价格400多万起。按照6500元/平方米到6800元/平方米的单价,这意味着2639平方米的厂房总价将达到1715.35万元到1794.52万元,略高于网上标的1500万元的价格。

  对于报价为何要明显高于网上报价,该员工表示,网上出售的是一期的一套现房,这套现房相对来说要便宜一点,但要在5800元/平方米,算下来总价差不多在1500万左右。目前,一期只有这一套现房了,已经有客户在谈。

  那么,购买厂房后该和谁签合同呢?该员工表示,到时候和昆山远望谷物联网产业园有限公司签合同。

  记者表现对产业园内的2栋6层办公楼也产生兴趣,想租下一部分。该员工表示,其中A2栋已全部入住了,6层中可能还剩下一部分可以对外出租。

  在园区情况介绍中,该员工表示,路北边为我们2号地商业地块,建的是酒店和一些综合性的商业配套,酒店也是昆山物联网产业园有限公司的,目前已经开业,由泰国都喜丽进行管理。该员工还表示,崇远路路南边,是我们的产业园,路北边分一号地块和二号地块,目前一块地块是一期的住宅,目前已经售罄了。

  先卖再买,“公允”价格购回房产是否真的“公允”?

  本身评估价格已经很让人质疑了,而在本次交易中,《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远望谷并不能一次性拿到全部的21312.79万元现金。按照公告的协议,在本协议生效后15日内,远望谷集团向远望谷以现金方式交易对价的51%,即10869.52万元。余下的款项将在昆山远望谷100%股权交割日(含当日)起6个月内,以昆山远望谷物联网产业园的房产进行支付。

  尽管国众联在资产评估报告中表示,本次评估坚持了独立、客观和公正的原则,远望谷集团似乎还是觉得国众联对昆山远望谷名下资产的评估价格有失公允,用于抵扣10443.27万元转让款的房产价格,并没有依据本次国众联给出的估价。公告显示,远望谷与远望谷集团约定,用于抵扣转让款的房产单价将按照昆山远望谷向非关联第三方销售的公允价格计算,具体面积及价格以远望谷与昆山远望谷签署的正式购房协议为准。

  这就让人非常奇怪,为何远望谷一定要先将房产卖给大股东控股的远望谷集团,然后再以“公允”的价格将其买回呢?这“多此一举”的行为,背后的真实意图是什么?是否有利益输送或大股东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目的?对此,是需要公司给予好好解释的。

  资产评估报告还显示,昆山远望谷名下投资性房地产主要为一处建筑面积为1623.53平方米的酒店,建成日期为2018年5月1日,账面价值为1820.84万元,评估值为2061.88万元。

  《红周刊》记者在携程网上查询到,一个名为“周庄悦云庄”的酒店,位置就在周庄冷家湾二号商业地块内。相关资料显示,“周庄悦云庄”是周庄远望谷都喜天丽酒店的一期,该项目是昆山远望谷与都喜酒店集团合作打造的酒店项目。

  固定资产主要为9项房屋建筑、1辆别克客车、1辆帕萨特轿车、2辆电动车,包括电脑、空调、打印机在内的63项电子设备,账面价值5280.05万元,评估值10275.59万元。其中,9项房屋中,有位于昆山远望谷物联网产业园内的2栋办公楼,建筑面积分别6160.23平方米和6898.66平方米,1栋建筑面积为2639.7平方米的厂房;以及位于周庄冷家湾二号商业地块内的1栋建筑面积为1026.12平方米的办公楼,2栋商业物业,建筑面积分别为860.81平方米和692.67平方米。此外还有门卫、垃圾房和消防泵房总计259.66平方米。若不考虑车辆和电子设备价值,则上述9项房产平均为5543.03元/平方米。

  无形资产为昆山远望谷物联网产业园地块中24283.29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和周庄冷家湾二号商业地块中20000.01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2项土地使用权账面价值2043.56万元,评估价值为4534.98万元。

  在建工程为周庄冷家湾二号商业地块的迷你高尔夫球场,其中建筑面积420平方米,占地面积8531.41平方米,账面价值449.24万元,估值472.67万元。红周刊记者发现,除去420平米的建筑不算,上述迷你高尔夫球场的土地价值554元/平米。

  对于资产评估价格的是否公允,《红周刊》记者不敢武断下结论,但只知道2017年时,在距离昆山远望谷不足2公里的地方,昆山市拍出一块商业用地。该地块位于周庄镇高勇路西侧,土地面积1870.4平米,容积率0.8~1.0,价格为279.06万元,折合楼面价为1492元/平米。如果说两年前拍卖的土地价格是合理的,在物价不断上涨的2年后的今天,位置差不多的高尔夫球场的土地评估价格是否公允就很值得推敲了。

  不知所踪的负债

  《红周刊》记者还发现,此次交易中,昆山远望谷还有6058.21万元的负债不知所踪。

  远望谷公告披露,2018年3月31日,昆山远望谷负债总额为15312.11万元,而2019年3月31日,负债变为9253.90万元,较3个月前的负债结果大幅减少了6058.21万元。资料还显示,昆山远望谷2019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095.93万元,净利润亏损877.01万元。一季度末,资产总额为22879.33万元,较2018年末新增446.56万元。

  那么,在既没有变卖资产又亏损的情况下,昆山远望谷2019年一季度末6058.21万元的负债又是如何减少的呢?这实在是令人生疑的。

  除此之外,昆山远望谷目前还占用远望谷4000万元资金。公告显示,昆山远望谷向公司合计借款4000万元,借款利率4.88%,用于支付日常经营开支,昆山远望谷100%股权转让完成后,将形成关联方资金占用的情况。这意味着,远望谷集团将以10869.52万元现金加9253.90万元负债的代价获得昆山远望谷旗下的全部资产,除去未来抵扣价款的房产,则在9253.90万元的负债中,还有4000万元是来自远望谷的借款。

  关于前述员工谈的1号地块,《红周刊》记者也进行了调查。

  2010年昆山市周庄镇招商引资引入远望谷,希望通过远望谷提供技术和解决方案,在周庄建设“智慧水乡”项目,提升旅游景区的信息化管理水平,同时发展当地的物联网产业。

  为此,2012年昆山周庄镇政府通过土地招拍挂的方式,在周庄镇大桥路以东、崇远路南北,提供了三块土地,分别是1号住宅用地,面积86966.5平米,规划建筑面积130449.75平方米;2号商业用地即上述冷家湾二号商业地块,面积66666.7平方米,规划建筑面积100000.05平方米;3号工业用地即上述昆山远望谷物联网产业园地块,面积80944.3平方米,规划建筑面积121416.45平方米。

  其中,开发风险较小的1号住宅用地,被装入了远望谷实控人徐玉锁名下的深圳市远望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价格10435.98万元,折合楼面价800元/平方米。天眼查数据显示,深圳市远望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现在更名为深圳市远望谷集团有限公司,公司实控人为徐玉锁,持股70%。开发周期较长、风险偏大的2号商业用地和3号工业用地装入远望谷全资子公司昆山远望谷,价格分别为5000万元和2719.73万元,折合楼面价分别为500元/平方米和224元/平方米。

  目前,1号地块被开发成了“云谷周庄”的楼盘。贝壳网站显示,在售的云谷周庄三期普通住宅价格为10600元/平方米,别墅项目售价为17500元/平方米。而在链家网上,云谷周庄二手房均价则在11000元/平方米左右。假设按照11000元/平方米的价格,云谷周庄完全开发后,全部住宅总价值价格达到14.35亿元。

  一起蹊跷的股权交易

  随着调查的深入,《红周刊》记者发现,2017年至2018年间,远望谷同远望谷集团之间另一起股权交易同样匪夷所思。

  2017年7月1日,远望谷发布《以子公司股权作为出资对外投资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公司与毕泰卡文化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毕泰卡)、毕泰卡股东柴晓炜、徐超洋、毕卡投资(深圳)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毕卡投资)和深圳华夏基石管理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华夏基石)签署《增资扩股协议》,以持有的全资子公司深圳市远望谷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化科技)100%股权作价5017万元,对毕泰卡进行增资。交易完成后,公司将持有毕泰卡34.36%的股权,文化科技成为毕泰卡的全资子公司。

  对于本次交易的目的,远望谷表示,交易完成后,公司在RFID图书领域将只提供RFID图书设备、读写器、电子标签等硬件产品,而毕泰卡自身根据客户需要开发自助图书馆成套系统,并负责市场开拓和售后技术支持。值得注意的是,毕泰卡之前并未开展实质业务,其2016年和2017年1~3月份营业收入均为0。

  天眼查数据显示,毕泰卡公司设立于2015年12月11日,远望谷实控人徐玉锁之子徐超洋出资8000万元,持股80%,徐玉锁出资2000万元,持股20%。之后公司发生过两次股权变更。截至2017年7月1日,徐超洋为毕泰卡的法人代表,持股36%;毕卡投资持有毕泰卡20%股权,徐玉锁为毕卡投资实际控制人;柴晓炜持股比例为40%,华夏基石持股比例为4%。

  2018年3月31日,远望谷再次发布公告,公司以9584.67万元现金收购柴晓炜、徐超洋、毕卡投资和华夏基石持有的毕泰卡剩余65.64%的股权,由此毕泰卡成为远望谷的全资子公司。

  关于此次收购的目的,远望谷在公告中表示,本次股权收购是为了推动公司战略性业务发展,打造远望谷图书业务平台,进一步实现公司图书产业链整合及全球业务拓展,提高市场竞争力。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远望谷2018年年报披露,在2018年3月31日时,远望谷还以5017万元现金价格将文化科技100%股权从毕泰卡收回。

  2018年11月17日,远望谷发布公告,公司将毕泰卡100%股权作价5371.99万元转让给深圳市远望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1月24日,深圳市远望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更名为深圳远望谷集团有限公司。

  对这一次股权交易目的,远望谷在公告中表示,毕泰卡2016年11月以3171.11万美元收购OEP10B.V.20%股权,但OEP10B.V.业绩下滑等因素,继续收购OEP10B.V.剩余80%股权将不利于保护公司及广大中小投资者权益。同时,远望谷也对5017万元现金收回文化科技100%股权做出了解释。远望谷表示,图书业务是远望谷核心业务之一,文化科技及其下属子公司是承载国内图书业务的主要载体,收回文化科技100%股权,可使毕泰卡股权转让不对公司的图书业务产生影响。

  但5371.99万元只是初步价格。远望谷在公告中表示,毕泰卡100%股权最终交易价格将以资产评估机构出具的标的资产评估报告确认的评估值为准。2018年12月4日,交易价格最终确定为7582.66万元。

  除此之外,远望谷2018年12月2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毕泰卡尚有8485.42万元对远望谷的欠款未还清。远望谷集团承诺将督促毕泰卡尽快制定切实可行的还款计划,并保证毕泰卡于《资产出售协议》生效后6个月内向远望谷清偿8485.42万元借款。

  经过2017年至2018年远望谷大股东通过毕泰卡和文化科技股权交易的连续资本运作,上市公司远望谷不仅未得到任何资产,无形之中还损失了7019.01万元现金。

   jing guo 2017 nian zhi 2018 nian yuan wang gu da gu dong tong guo bi tai ka he wen hua ke ji gu quan jiao yi de lian xu zi ben yun zuo, shang shi gong si yuan wang gu bu jin wei de dao ren he zi chan, wu xing zhi zhong hai sun shi le 7019. 01 wan yuan xian jin.

  更为重要的是,即使是已经亏损了,上市公司远望谷也不能立刻拿到全部出售款。根据远望谷与大股东之间的协议显示,49%的款项要在毕泰卡100%股权交割后12个月内支付。

责任编辑:张恒星 SF142

当前文章:http://www.smp0.com/jia83at/7503-46210-88183.html

发布时间:01:25:55

天天伴游??伴游网??伴游网??伴游??伴游啦??伴游网??伴游网??伴游??伴游网??上海同城情人??

{相关文章}

《证券法》20年 “从轻发落”今年能否终结?

????

  原标题:《证券法》20年,修订之路蹒跚: “从轻发落”今年能否终结?

  来源:华夏时报网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贾谨嫣 陈锋 北京报道

  或许很多人还能清晰地记着25年前那场激烈的争辩。1994年的一天,《证券法》草案稿在由全国人大法律委、财经委以及人大常委会的法工委联合召开的全国性的业界会议上公开讨论,讨论会由着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主持。

  “由于争议双方分歧太大,厉以宁教授组织争议双方按章按节、一句一字,共同讨论证券法草案重新再修改工作。”《证券法》起草工作小组组长王连洲回忆时说道。

  事实上,立法和修法都是件耗时耗力的事。从1992年起草《证券法》,至1999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首部《证券法》带着市场的期许历时7年靴子落地。整整20年后,2019年8月25日,证监会称,争取今年内通过《证券法》修订。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对《证券法》第二次修订。

  随着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案件屡次挑战监管底线,《证券法》的瑕疵日渐放大,已经成为拴住监管的铁链——证监会作为资本市场的监管方,无奈于《证券法》的处罚力度不再适宜今时今日而不得施展拳脚。多方市场人士认为,目前确已到达修订《证券法》刻不容缓之际。

  20年前的首部《证券法》

  1984年11月,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只股票飞乐音响(维权)(600651.SH)公开发行。8年之后,1992年10月,国务院证券委员会和中国证监会宣告成立,标志着中国证券市场统一监管体制开始形成。同年,《证券法》开始起草。

  可以说,《证券法》的起草工作是集思广益,听取多方意见和建议的。根据王连洲介绍,《证券法》的制定,开启了由国家立法机构组织专家学者、调动社会弑神者_蜘蛛资讯网力量参与经济立法的先河。参与证券立法研究讨论并积极提出意见和建议的,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关心证券市场的股民,其中应邀参与中国证券立法研究讨论的外国专家,遍及欧亚美澳等十几个国家,不下百余人。

  时过6个春秋,历经数次激烈争辩,途经艰难协调各方认识后,1998年12月29日,首部《证券法》由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1999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

  值得注意的是,在《证券法》实施的20年时间里,经历过三次修正、一次修订(法律的修正是指法定机关对法律的部分条款进行的修改,是局部的或者个别的修改。而法律的修订则是指法定机关对法律进行全面的修改,是整体的修改)超级兵王_蜘蛛资讯网。具体修正时间分别为2004年、2013年、2014年,修订悲惨世界_蜘蛛资讯网时间为2005年。阴阳鬼医_蜘蛛资讯网

  时隔14年,《证券法》有望迎来第二次修订。2019年8月25日,证监会有关负责人召开会议,研讨细化资本市场改革总体方案。其中提到,争取今年内通过《证券法》修订,探讨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推动修订《刑法》,大幅提高欺诈发行、上市公司披露虚假信息等行为的违法成本,坚决打击说假话、做假账的违法违规行为。

  60万之争:20年前的巨款 20年后的唏嘘

  60万元的顶格处罚是市场对《证券法》最大的争议之一,争议焦点在于,无论上市公司发生多么巨额的违法违规问题,根据《证券法》相关条款,最高只能被罚款60万元。市场对这一条款的争议已有多年,普遍认为是“高举轻放”“从轻发落”的基础制度建设问题。近日,康美药业财务造假风波再将“60万之争”推向高潮。

  日前,证监会对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进行通报,其中,康美药业虚增货币资金887亿元,却只能按照相关法律条款被顶格处罚60万元。两个金额形成的强烈反差,无疑深深刺痛了市场。多方媒体发表文章提出意见和建议,公开质疑处罚强度之弱的专家亦不在少数。

  如果进行刨根问底,那么60万元的顶格处罚是如何写进法律的?60万元的处罚力度真的小吗?为何《证券法》在实施20年的时间里,经历过三次修正、一次修订,却没有将60万元的上限提高?西方发达国家资本市场的同类法律法规对此又是如何界定的?

  关于60万元的法律条款设计问题还要追溯到20多年前。多位年近60岁金融从业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证实,在上世纪90年代,无论从物价、一线城市房价、上市公司融资额、企业年度营收等多维度标准来看,顶格处罚60万元的设计相比现在要恰当一些,“具有一定威慑力又不会显堂吉诃德_蜘蛛资讯网得过于苛责”,是当时的普遍看法。

  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60万元如今确已不再具有能够震慑住上市公司的力度。那么,为何《证券法》该项条款历经20年都不曾得到修正?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教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证券法》的修正、修订工作主要征求上市公司、证券公司、监管者的意见和建议(从利益的角度来看,该方面人士并不太可能提出提高惩罚上限金额的建议),而(更关注提高60万元顶格处罚的)投资者方面因为发声的渠道较窄,其相关建议和意见得到的重视程度并不高。如今,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自媒体、新媒体的出现,资本市场各方反应诉求的渠道更加畅通,对修正60万元顶格处罚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证券法》顶格处罚只有60万元,解决不了问题。”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樊云的此番建言引发多番热议。那么,处罚金额为多少更加合适?资深律师虞伍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美国于2002年颁布的《萨班斯法案》或许可以成为我们的借鉴对象。《萨班斯法案》中规定,对编制违法违规财务报告的刑事责任,最高可处500万美元罚款或者20年监禁;篡改文件的刑事责任,最高可处20年监禁;证券欺诈的刑事责任,最高可处25年监禁。《萨班斯法案》的颁布,从法律上提高财务欺诈的违法成本,让上市公司不敢轻易去冒险。

  “黑天鹅”倒逼《证券法》从严从重

  《萨班斯法案》能够于2002年7月30日正式生效,与美国资本市场上的一只“黑天鹅”息息相关。2001年,美国最大的能源公司——安然公司财务造假丑闻事件,彻底打击了美国投资者对美国资本市场的信心。为了改变这一局面,美国国会和政府加速通过了《萨班斯法案》。

  任何法律的制定与修改都并非一蹴而就,《证券法》更加如此,需要通过大量的博弈,将理论与市场实践充分结合。事实上,也正是一个个重大事件的推手,将资本市场逐渐推向规范。

  或如《萨班斯法案》是在安然丑闻的推动下加速出台一般,《证券法》在多只“黑天鹅”的推手下,或将于今年迎来第二次通过修订。

  今年以来,证监会已多次提出将大幅提高刑期上限和罚款、罚金数额标准,强化民事损害赔偿责任,实施失信联合惩戒,切实提高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成本。《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证监会目前正在会同有关方面,推动尽快修改完善《证券法》《刑法》有关规定。

  某大型券商分析师王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证监会作为资本市场的监管层,也只能在法律范围内行驶监管权,由于《证券法》相关基础制度建设已不足以再对现行经济发展下出现的违法违规问题进行约束,导致证监会在热点问题上的处罚显得“有心无力”,相信此次《证券法》的修订必将向“从严从重”的方向进行。

  除大幅提高上市公司违法违规成本外,探讨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亦将成为本轮《证券法》修订的亮点之一,这将意味着,我国资本市场投资者保护将再上一个台阶。

  在市场人士看来,康美药业作为倒逼《证券法》从严从重的最大一只“黑天鹅”,证监会对其定性的用词极为罕见——“有雪纳瑞_蜘蛛资讯网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造假行为,恶意欺骗投资者,影响极为恶劣,后果特别严重”。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康美药业除了需要受到相关行政处罚外,还面临巨额民事赔偿,同时相关责任人亦将因“仿造、变造增值税发票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等违法行为被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在《证券法》通过本轮修订后,“康美们”究竟会面临如何处罚尚不得而知。但清楚的是,通过修订的《证券法》必将熄灭更多“康美们”违法违规的罪恶小火苗,资本市场亦将更加清澈、健康。

责任编辑:张恒

[责任编辑: 石安安乙]

评论

?
[ 中国96B坦克亮相坦克两项赛场 叙利亚或成强劲对手 ]? [ 国家补贴减半地方补贴取消 新能源汽车驶向何方 ]? [ 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上清所发布回购违约处置细则 ]? [ 国铁精工回应唐源电气:维权合理合法 不存在诬告陷害 ]? [ 普京重申:没有向日本移交南千岛群岛的计划 ]? [ 上汽通用销量5月领跑合资车市场 法系车跌入谷底 ]

?
  • 关于我们 | 蜘蛛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 蜘蛛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