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张国立社交达人

柔玉副总裁轰炸小米:折叠屏风是明目张胆的假货,价值很低

李治廷恋情曝光

1月24日,小米总裁林斌在微博上写道:“在克服了柔性折叠屏技术、四轮折叠转轴技术、柔性套技术、Miui自适应等一系列技术问题后,我们制作了第一款折叠屏手机。”林斌还附上了折叠M的视频。愚蠢的电话视频显示手机采用双折设计。然而,此前发布了世界上第一款可折叠手机并出售的柔玉却不同意。今天,柔宇科技副总裁范俊超在朋友圈里对小米进行了一次轰击,称她的双折手机是一款概念性的柔性屏幕和概念机,而其他人还没有大规模生产过。他还说,小米所说的“克服柔性折叠屏技术”是明目张胆的假货。范俊超坦言小米是一家没有核心技术的手机组装公司。现在,在购买尚未由个人大量生产的概念柔性屏幕和概念机时,他说他“征服了柔性折叠屏幕技术”。难怪行业中有这么多人看不起他们,因为这个非常低的价值是不值得尊重的!范俊超说,在目前的市场上,除了Roupai、三星和LG,其他制造商无法大规模生产和销售概念性柔性屏幕。”不管谁不接受,都会把产品卖出去,不那么盲目,不那么引人注目,不像国际舞台上一只萎缩的乌龟,只会在国内激起概念,把人与现实搞混。”值得一提的是,柔玉科技首席执行官刘子红也在微博上支持范俊超说,“当低一点,我们努力。人不得罪我,我也不得罪,如果有人得罪我,虽然离我很远!”同时,附范俊超《朋友圈》原文,微博网友质疑小米折叠屏手机截图。目前,小米方面对此没有反应。以下是范俊超朋友圈的全文:CES结束后不久,来自各行各业的朋友发送了一个名为世界上第一部双折屏手机的视频。我很好奇,是哪家公司在吃了软馅饼后制造了一款新的折叠式手机,这让我们在国际舞台上大吃一惊。与柔玉的柔派手机一样,它以颠覆性的自主创新和在世界范围内的开拓性生产和销售再次受到人们的尊重和赞誉。但当我们看到公司(总裁)直截了当地说,“在克服了柔性折叠屏技术等一系列技术问题之后,我们制造了第一款折叠屏手机,这应该是世界上第一款双折叠手机。”立即发现,一些公司及其高层管理人员并不能真正赢得R。特别是行业和用户,难怪行业里这么多人看不起他们,因为这个很低的价值是不值得尊重的!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它只是沉重和毫无根据。什么是可信性,不怕被告?国际媒体对此有何评论?这就是为什么像这样的中国公司在国内掀起了概念风。生水从未受到国际上的尊重和认可。因为他们不仅没有真正的创新就模仿模仿,而且公开地造假。这样,公司的优秀员工就应该为公司及其高管的价值感到羞耻,主动辞职。自从10月18日世界上第一款真正可折叠的柔性屏幕手机发布并在柔术官方网站上销售以来,越来越多的公司发布了类似的概念手机。但除了三星LG之外,所有这些都是概念上的柔性屏幕,不能大规模生产和销售,而且整个机器在上市前甚至比18万英里还要糟糕。目前,也有核心的柔性屏幕技术(非固定表面技术,很多人把以前的固定表面技术称为柔性屏幕混淆视听),而柔性终端产品如折叠式手机技术等都可以批量生产,只有柔玉、三星将在2019年位居第二。任何拒绝接受它的人都会把它卖掉。它真的很低,不像国际舞台上缩小的乌龟,但只会在家里激起概念,把人们与谎言和真理混淆。如果你有任何种类的产品,你可以把它们带到欧洲和美国的发达国家去销售和展示,看看它们是否被认可或不受尊重。更荒谬的是,该公司抄袭并模仿了柔玉一年来销售的智能手写书产品,出于荒谬的原因,“涉及黄色”(这意味着柔玉的外壳和应用程序颜色是黄色的)。在它的“小米应用商店”平台上,没有尽头的现成的灵活性应用程序!最后,我想说的是,请不要破坏中国科技公司为了自身利益而受到国际尊重的良好愿望,国家不需要这种价值。

当前文章:http://www.smp0.com/6h39x/4888-40388-54814.html

发布时间:02:32:21

南京伴游  商务伴游  广州伴游  伴游中国  外围伴游  情人岛  伴游  伴游网站  天天伴游  台湾伴游  

<相关文章>

想成为互联网漏洞的赏金猎人吗?这比打牌好。

通过“bug奖励计划”(一种由互联网公司提供给报告其安全漏洞的程序员的现金奖励)谋生的程阿里下架电子烟_蜘蛛资讯网序员就像普通人玩德州扑克一样。麻省理工学院新的网络安全解决方案,其章节之一,“修复脆弱性:脆弱的劳动力市场”,显示数据表明,通过脆弱性奖励计划很难赚钱。与财富分配和其他社会现象一样,奖励计划遵循帕累托分配规则,这意味着一个非常小的人口拥有其大部分财产。安全漏洞报告的最大数量和最高质量来自少数程序员,当然,奖励计划的大部分奖金也由他们获得。剩下的大多数参与者只能分一小部分奖金。修复漏洞并不鼓励软件公司通过奖励计划改进其安全系统。运行该程序的公司Hacker One声称,有超过30万人签署了帮助其提高安全性的协议。300000只眼睛仔细检查你的代码听起来不错,但它还包括僵尸帐户和从未发现过错误的人。事实上,只有少数顶级程序员能找到漏洞并收回现金。在这方面,一些国外媒体表示,对于公司来说,不仅不会把自己的网络安全寄托在一个高效的程序员的希望上,而且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有足够的空闲时间为公司工作。那么为什么不雇佣这些网络安全专家作为安全顾问呢?《修复漏洞》一书的作者认为,奖励计划应该用来激励程序员中的精英。如果计划只针对受邀的程序员,它可以通过管理琐碎、不重要和重复的漏洞来降低他们的操作成本。(只有4-5%的奖励来自谷歌、Facebook和Github)作者认为,少数优秀的漏洞搜寻者是不可或缺的人才,他们也能够促进奖励计划市场的发展。基于此,在受控的条款和条件下雇用他们作为安全顾问似乎更为实际。数据正在动摇漏洞奖励计划书。由Facebook资助的独立研究人员仔细研究了两个漏洞奖励计划的数据:1)61个Hacker One项目,覆盖23个月以上;2)45个月以上Facebook项目的数据。Hacker One数据组包括来自Twitter、Square、Slack、Coinbase、Flash等的激励计划。Hacker One数据组可以跨项目跟踪用户名,但Facebook数据组不能。_表1:参与者、销售人员、Facebook(45个月)/Hacker One(23个月)奖金;表2:发现漏洞的平均销售额和人数不仅涉及奖励计划。顶尖的企业通过多个项目,并销售他们通过不同技术发现的漏洞。此外,这些程序员还报告了最有价值的关键漏洞。平均来说,1%的顶级程序员会向大约五种不同的奖励方案报告漏洞。这本书涵盖了一些平均值:程序员的平均销售额、平均收入和平均交易量。在分析报酬分配的过程中,这些平均值是不可取的。例如,如果一组有90个人每小时挣10美元,另一组有10个人每小时挣1000美元,那么平均值是109美元每小时,但是这个平均值并不反映两组之间的收入水平差异。令人惊讶的是,这一差异并未反映在书中。作者发现,当人口分层时,不同群体之间的差异非常明显。对于前5%的程序员来说,他们的大部分信息都被省略了。我们试图重新组织图表来说明这个问题:奖励计划中有一小部分富有成效的参与者。数据集越大,趋势就越明显。在Hacker On今日立冬_蜘蛛资讯网e和Facebook的所有数据集中,7%的人报告了10多个漏洞,共1622个漏洞,其余93%的人报告了2523个漏洞。最好的程序员在“发现10个以上的漏洞”中被混淆并分组在一起。实际上,这个组应该继续细分。在Hacker One数据中,前1%的人报告了161个漏洞(6名参与者),前1%的人报告了274个漏洞(7名参与者)。平均每个程序员报告了27个和39个漏洞。即使在收入最高的顶级程序员中,也可能存在分层,但目前没有更详细的数据,因此如何对顶级程序员进行分层仍然是一个谜。虽然最高的1%是有生产力的,但他们的总收入并不高。Facebook的前七名参与者平均每月报告0.87个错误,平均工资为无耻家庭_蜘蛛资讯网34255美元,略低于密西西比州的害虫防治工作者。黑客一号数据组前六名的情况更糟。平均每月报告张馨予被喊军嫂_蜘蛛资讯网有1.17个漏洞,而平均年收入仅为16544美元。然而,在修复漏洞的评论部分出现了两个异常数据,一个是指谷歌的Chromium奖励计划为一份漏洞报告支付了60000美元,另一个是指Facebook项目参与者在21个月内赚取了183000美元,即每年104000美元。看到这个很酷。即使它已经是曾舜曦撞脸朱时茂_蜘蛛资讯网一个1%的大师,奖励计划的收入并不令人印象深刻,但很可能参与奖励计划只是这些程序员的副业。如果程序员善于发现一些关键漏洞,然后设置扫描仪和警报,并等待相关奖励计划上线,这也是一个很好的交易。找到漏洞,提交证据,赚钱,然后找到下一个漏洞。有没有比奖励计划更好的选择?谁是最好的漏洞赏金猎人,他们的背景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脱颖而出?这些数据没有提供这些问题的答案,但作者提出了三种可能性:提高专业技能、人才、专业人士和业余人士之间的差异。(一些表现最好的猎手可能来自同一账户下的团队合作,或者来自擅长几种关键脆弱性类型的个人,他们在启动新项目时会密切关注更简单的目标。)不管他们是谁,他们都是不可或缺的人才,应该鼓励他们加入脆弱性奖励计划。为此,笔者提出了三点建议:1。通过不向公众开放的仅邀请项目来保持人才库的排他性。这就确保了最有才华的程序员不必为了赢得这个奖项而与其他相对较弱的玩家竞争。2。如果漏洞报告是连续有效的,那么应该提高奖励价格,以防止程序员转向其他项目。三。为有才能的研究人员提供资金,即使没有发现漏洞也要支付。这些建议与用于代码审计的咨询公司没什么不同。此外,对于参与者来说,一个只受邀请的奖励计划面临着“先吃鸡还是先吃鸡蛋”的悖论:当程序员没有机会建立职业声誉时,如何从网络公司获得邀请?更重要的是,人们没有意识到在执行流星花园2_蜘蛛资讯网奖励计划的过程中存在着许多风险和不可控因素。鉴于市场竞争的激烈,奖励计划的经济状况十分混乱。可用的零日漏洞(可以立即恶意利用的安全漏洞)可以从合适的买家那里获得数百万美元。任何发现关键漏洞的人都可以选择不向供应商报告,而是以更高的价格将其出售给其他人。这本书建议,重点应该放在如何激励黑客直接向供应商报告漏洞,但书中没有提到如何实现这些漏洞。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程序员会把发现的漏洞信息卖给出价更高的人。我们认为,是否向供应商报告泄漏更是一个道德问题。现在,谁将被激励参加奖励计划?有两个群体:一个是经济弱势国家的国民,他们可以从美元汇率中获利;另一个是学生群体,他们可以提高网络安全技能和学习行业工具。在阅读了“修复漏洞”之后,我认为行业精英没有足够的动机参与漏洞奖励计划。也许这些人应该利用他们的力量对市场提出更多的要求。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蜘蛛资讯网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